追蹤
米果【私‧生活意見】
關於部落格
非主流意識集散地
野球素人右外野
厚眠夢株式會社
  • 998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WBC感動之旅 Game 2】比30年還要遙遠的距離

老實說,輸球之後,媒體越是辛辣苛刻的說法,越能把輸球的挫折感推得一乾二淨,可是幾天過後,台灣棒球所面臨的問題根本不可能「默默」解決,下一次比賽來臨,又一次相同口舌輪迴,總是在問題表層漂浮,將台灣所有問題推給棒球單項運動項目來承擔,實在有點殘忍。 一趟WBC加油旅程,彷彿是一趟澎湃的學習之旅,日本野球擁有的榮耀歷史與產業規模,實在讓人羨慕,台灣以懸殊比數敗給日本,說真的,絕對是心服口服。 棒球是信念 是生活 日本自1870年從美國輸入野球這項運動之後,花了將近60年時間,才到達學生野球全盛時期,為了延續大學野球選手的壽命,才開始考慮職業化,最早成立的職業野球團雖然一度挫敗收手,卻很快在1934年6月9日,由「読売新聞」出資在東京成立「大日本東京野球俱樂部」,並與美國大聯盟球隊在日本展開循環對戰賽程,迅速累積職業野球迷的人數,此為日本職業棒球發展的濫觴。 以「大日本東京野球俱樂部」為名,遠征美國大聯盟途中,因為隊名太長,讓報導媒體甚至美日雙方球壇都吃盡苦頭,於是美日代表在飯店集會,有如此對話: 美:日本最熟知的美國大聯盟球隊隊名是什麼? 日:Giants and Yanki (巨人與洋基) 美:好吧,Giants,就叫做東京Giants吧! 這就是東京「読売ジャンアンツ」(讀賣巨人)的隊名由來, G軍團、G戰士的稱謂,成為這支具備光榮傳統球隊的代號。成軍至今,歷經世界大戰,歷經戰敗蕭條,也曾經沐浴在日本經濟繁榮的光澤之下,或抵抗泡沫化的低潮,目前共有兩聯盟,共12支球隊,主場特色明顯,二軍制度完善,棒球對於日本人來說,早就不是單純的運動項目,棒球是精神人格的提升,是光耀地域的使命,是背負國旗的榮耀,對普遍的棒球迷來說,棒球就是信念,是生活,是一代傳一代的親情延續。 小至一個地域性的商店街,少年野球團,高校野球,大到傳統的甲子園,大學六大名校對抗,日本的野球人口直接反應他們堅強的基礎工程實力,父母的期待,地方的支持,野球是大和男子的夢想與使命,就連日劇、電影、漫畫、文學都與野球緊密結合,野球嵌進日本人的尋常生活中,支持職業棒球是企業的光榮天職,而媒體在這個生態環境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 鈴木一朗壓倒小泉首相的媒體份量 各節新聞的體育新聞比重相當驚人,松井秀喜、鈴木一朗、城島健司的消息絕對可以打敗小泉首相成為頭條,深夜還會有固定的Sports Corner,他們可不是拿八卦與花拳繡腿的花絮來填充,都是紮紮實實的專業分析,縝密與犀利的深度報導。 幾天前,我趁著WBC東京加油行程,仔細看了四個晚上、超過三個頻道的體育專題,從日本野球歷史、到鈴木一朗的詳實記錄、亞洲四隊的戰力分析,談到長嶋茂雄與王貞治領軍的日本代表隊,雖然日本職業棒球在十年之內,被J-League(日本職業足球)搶走不少球迷觀眾,收視率與產值雙雙挫敗,但是對日本人來說,野球有情感上不可割捨的眷戀,曾經陪伴他們走過敗戰的蕭條期,曾經給他們重新振奮起來的勇氣(請參考:瀨戶內少年野球團)日本職棒延續學生野球的戰力,每年甲子園超過數千支球隊參與,每年職棒選秀超過千名好手競逐,整個職棒產業規模加上媒體、出版、戲劇傾全力累積的產值,再加上企業贊助與地方支持累積的球迷認同感,這些細膩而專業的分工合作,成為支撐日本在亞洲棒壇引領風騷的最佳後盾。 地域認同感與少年野球的強力後盾
羅德遊行
這次WBC之旅,我去了千葉羅德幕張主場,站在幕張海濱仰望水藍色球場外觀,走在綠意盎然的城市街道,瞧見儂特力速食店櫥窗以棒球圖案裝飾、菜單價目表以球場計分表呈現,從球場延伸到幕張車站的這條路,正是去年羅德隊擺脫千年B級球隊、奪下四個冠軍之後,千葉居民全員出動迎接英雄繞街的地方。我想,一個地域居民長久支持一個戰績不佳的球隊,等待他們拿到艱困的日本第一,這當中肯定蘊含濃度很高的情感與堅持,當他們高唱「俺たちの誇り」(我們的驕傲)時,對這個城市,對這個國家的棒球,一定有很深的認同感。 我也去了神宮球場,這個孕育學生棒球人才的殿堂,這個號稱「充滿棒球醍醐味」的野球聖地,村上春樹在29歲那年,坐在神宮球場外野區,喝完一罐啤酒,聽著後援會加油聲,仰望球場上空,做了人生重大決定,球賽結束之後,走出球場,買了一疊稿紙,開始他的寫作生涯。 棒球給了村上春樹人生轉彎的靈感,棒球也讓我對日本這個國家,打從心底羨慕。
比30年還要遙遠的追趕距離 台灣棒球與日本野球的距離,也許不像鈴木一朗說得那麼遙遠,可是圍繞棒球周圍的產業生態,可能還不只鈴木一朗形容的30年差距,說不定超過50年,甚至更久更遠。 台灣有太多問題要解決,有太多不確定性要克服,而這些問題,好像又不是我們自己認為怎樣就可以怎樣。我們的財團企業急著賺錢、急著外移,他們也許不想花時間等待台灣職棒長大;我們的政治人物忙著選舉吵架卻不專心做事;我們的媒體忙著挑起政治對立戰火、忙著追逐鼻屎大小的收視率,他們不會騰出時間報導棒球消息,除非簽賭來了,或緋聞醜聞來了,他們才會來湊熱鬧。 當所有人都卯起來指責台灣棒球墮落的同時,其實應該想想,比棒球墮落的,還真不少。 如果有一天,進球場看球的人數,遠遠超過選舉造勢的場子,那麼,台灣可能有救了。 可惜,球迷抱怨球場設備不夠好,抱怨球團經營格局太小,抱怨棒球技術水準太低劣; 而球團抱怨票房不夠好,抱怨觀眾不夠多,抱怨獲利太困難; 而很多平常不看球的人,一旦中華隊輸球了,突然都一個一個變成總教練,都有一套「結果論」戰術,把教練球員罵得狗血淋頭,把熱血球迷看成傻子。 彼此怨懟並不能解決問題,許多癥結是環環相扣互相牽引的,我們或許沒有日本人對棒球的信念與認同感,我們也許欠缺企業投資棒球的誘因與動機,我們太習慣依賴偶爾的國際賽勝利,以為吞下高劑量特效藥就會強壯無比,我們其實應該勇敢承認並且認清台灣的棒球環境真的不好,倘若要認真計較起來,歷史、政治、經濟、教育、媒體、價值觀都脫離不了關係,我們不應該說出「WBC戰績不好,職棒新球季票房就利空」這種喪氣的話,就是因為知道有所不足,才更應該讓棒球的生態環境變得更好。 身為球迷的我們,倘若有所體悟,那麼身為主事者的聯盟、球團、甚至圍繞棒球產業外圍組織的媒體,是不是更應該加油呢? 如果原地踏步自怨自艾,那可就不是30年的距離要追趕了! 絕望並不會讓台灣棒球變得更好,一起努力吧! 圖一:鈴木一朗狂妄自信的發言,其實是台灣棒球應該深思的課題(圖片來源:WBC台灣加油團首席攝影KATSU CHEN作品) 圖二:羅德隊奪下四個冠軍之後,回到千葉接受民眾夾道歡迎(圖片來源:羅德官方網站) 圖三:神宮球場看台,參加關東地區少年野球聯盟開幕典禮的小球員 延伸閱讀:經典賽與斷背山by 史丹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