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米果【私‧生活意見】
關於部落格
非主流意識集散地
野球素人右外野
厚眠夢株式會社
  • 997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從此去了溫州天堂

六年級開始,我看琦君的散文集《三更有夢書當枕》和《煙愁》。對我來說,閱讀琦君的文字有一種無限大的想像空間,她記憶裡的故鄉與家國,對我這樣一個台灣南部小孩來說,其實是不可能複製與體驗的空間背景,她描述大陸大戶人家的穿著、年節、教育、人際與規矩,意外地讓我豔羨不已。我自己也極端憧憬琦君用字遣辭的深情,敏感之中帶著濃情與趣味,不浪費大量花稍文字來堆砌虛無縹緲的感情,而用淺顯文字來吟唱一種飽滿的感動。 前些日子讀了《自由副刊》的琦君專訪,她花白著髮,微笑溫煦,即便我沈浸她的作品經年,卻是頭一回看見她的廬山真面目。她謙虛地重複著:「我的文字淺,不合現在的閱讀胃口,」此時,由琦君的作品改編成的戲劇《橘子紅了》才剛風光下檔,我雀躍地跟周遭的人提起,那是「我的琦君」,好似她就住在隔壁,跟我一樣年齡的小女童,只是她穿著舊時女學生的旗袍,而我穿著強力太子龍學生服。 我一路的文字調性都模擬著琦君的風格,我期待自己可以綿密的敘述家族之間的感情與生活細節如同琦君一般的深情,即便文字淺,卻夠感人。」 一直以來,我都私心以為,與琦君熟識,她跟林海音一樣,永遠有「英子」不老的容顏與孩童纖細敏銳的率真,可回到現況,我從未與這兩位女作家會面交談,關於熟稔的假想,全部來自文字作品,文字魅力本來就勝過女作家的容顏,長久以來,我無法接受作家大臉沙龍照當封面的光溜佈局,實在是沈湎於舊日閱讀時光與作家文字交心的美好,難免直拗偏心,改不了舊腦袋。 而今,關於我所有文字的揮灑能量,都要感謝這時光裡所有閱讀的滋補,而琦君必定是溫暖拉了我一把的導師,現下去了天堂,回了老家溫州,留給這世間的,肯定是恆久的思念,還好,文字都留下來了,藉閱讀就可親近,不至於太掛念。
琦君,本名潘希珍,1917生於浙江永嘉縣瞿溪鄉。 1941年杭州之江大學中文系畢業,1949年來台,開始寫散文; 2006年6月7日凌晨4:45病逝於和信醫院,享年九十歲。 琦君夫婿將依其遺願,將其骨灰及遺物運返琦君故鄉大陸溫州老家, 典藏於溫州「琦君文學館」。 〈圖片來源:UDN.co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