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米果【私‧生活意見】
關於部落格
非主流意識集散地
野球素人右外野
厚眠夢株式會社
  • 997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為什麼我不想買票進場看球

即使我內心十分支持職棒發展,疼惜球員在場上揮汗奮鬥的熱血熱情,可是要掏錢買票進場看球,還是有點不甘願。 同樣三百元票價,可以取代的娛樂方式很多,被尊重的感覺也很不同,撇開球賽精采度不說,球場軟硬體設施給球迷的相對回饋,可能不到三十元。 在台灣看球不比美日輕鬆,要拿衛生紙擦拭座位,要拿加油棒,要喊口號,如果隨身帶飲料,根本不曉得要擱在哪裡,台灣球場座位普遍沒有設置杯架(天殺的,有些球場連座位都沒有,還杯架呢!),只好放在腳邊、椅子底下、走道,所以在球場打翻飲料的意外屢見不鮮,想要沐浴在清涼的夏日晚風裡,來一罐清涼的生啤酒,還要提心吊膽不被踢翻,真得很彆扭。 球場的飲食供給太過草率,除了統一獅的台南主場與La new熊的澄清湖主場,比較體恤球場用餐的方便性之外,其餘如吉普賽趕集式的流動攤販所提供的服務,實在讓人提心吊膽。以日本巨人隊大本營的東京巨蛋來說,不管是飲料還是便當、炒麵、章魚燒、炸雞、熱狗、漢堡,絕對以看球舒適度為最高設計原則,整個Set包裝,不會干擾觀戰的興致,也不會造成前後左右觀眾的困擾,當然不能忘記Asahi啤酒妹的服務熱誠,那絕對是誘因。 再說每個球團主場也會針對球隊屬地特色,推出限定便當或限定菜單,有許多人就為了養樂多的神宮主場多樣化便當而成為養樂多球迷,不要以為每個進場看球的球迷都不會口渴也不會肚子餓,飲食享受早就成為美日球場的基本配備,否則球賽那般冗長,又不像足球賽那樣分秒緊湊,不來個吃吃喝喝,如何過癮。 再來說說我不想進球場看球的第二個原因,就是二手煙的問題。 雖然聯盟明文規定不准在觀眾席抽煙,可是真得抽煙了,好像也不會怎樣,以我在新莊看蛇熊一日兩戰的經驗為例,拿出長鏡頭拍照,,立刻有穿著聯盟制服的工作人員出面制止,而且口氣還不怎麼客氣,可是本壘後方一整排大爺,從第一局到第九局「All You Can Smoke」,即便警察就坐在後方,聯盟工作人員來來去去,倒是沒人敢上前制止,警察說,他們是來抓簽賭可疑份子,工作人員只敢廣播提醒,那廣播在球場觀眾席的煙霧中逐漸稀釋,非常諷刺,聯盟的規定成為「自慰條款」,我是說自我安慰,別想歪了。 倒是在澄清湖球場看見Staff的氣魄,當場把癮君子請出去,了不起。 至於第三個原因,則是悶。 有些球賽,有些對戰組合,好像只要躺在沙發上看電視轉播就可以了,因為進球場看球的無聊指數,跟一個人躺在沙發看球的感覺,似乎沒什麼差別,如果花錢買票進場看球,沒有一些爽快的加持,那顯然又失去誘因,而且是很重要的誘因。 以日本職棒為例,在球場放煙火已經是最基本配備了,否則以樂天在主場的淒慘戰績,為什麼仙台居民還是這麼支持,近距離看煙火是最能挑逗幸福感的強力嗎啡,軟體鷹戰績夠強了吧,他們耍更狠的,MVP的HERO INTERVIEW之後,密閉巨蛋突然漆黑一片,全場觀眾尖叫聲中,炫爛的煙火秀登場,如果我在球場內,不管那天球隊勝敗如何`,我一定感動到頭皮發麻,變成老婆婆老公公之後,還要回味不已。 千葉羅德更嗆,不定期推出驚喜SHOW,把單場MVP請到球場正門來一場小型卡拉ok,球迷簡直瘋掉了。那位像聖誕老公公的瓦倫泰監督,還曾經在場中央來一段國際標準舞,最近羅德隊更推出一項球迷專屬活動,只要透過報名抽獎,就可以享受被球員拋起來慶賀勝利的快感。
至於主場遠在北海道札幌巨蛋的日本火腿隊,在強調「Fan Service」至上的人氣王「新庄剛志」帶領下,搞得北國熱力四射,新庄剛志要不是騎重型機車飆速前往外野守備位置,就是從巨蛋屋頂凌空俯衝進場,也不要以為新庄剛志只會耍寶,這位渾身上下充滿明星光澤的大帥哥,七月初還曾經締造過六成的高打擊率,外野接殺美技,再見逆轉全壘打,甚至盜壘的速度感,一點都不含糊,已經宣佈在球季結束之後隱退的新庄剛志顯然已有傳人,日本火腿另一枚「Fan Service」高手「森本稀哲」順勢接棒,在今年的All Star明星賽,第一場喬裝綠色宇宙人,第二場戴上禿頭套,同樣無損於球場上的表現,25歲的森本承襲前輩新庄剛志在明星賽盜本壘成功的本事,把進場看球的球迷,款待得心花怒放。 太平洋聯盟戰績排名第一的西武隊,則在西武巨蛋特別設置一個可以跟球員近距離擊掌的Gate,只要搶到那附近特別席的球迷,就有機會跟松坂大輔擊掌,甚至講悄悄話,這跟躺在沙發上面看球的經驗,多麼不同啊! 相較之下,台灣球迷為什麼要花錢進場看球,除了誠泰COBRAS在主場七局可以放汽球之外〈老實說,那放汽球的小動作其實很迷人,尤其看著橘色汽球在夜色裡飛翔,有時候還真得很感動〉,除了La new有辣妞啦啦隊的清涼加持之外,我們很多時候要忍受啦啦隊大哥拿著大聲公忘情卡拉飆歌,或看著球員走上打擊區,耳邊卻傳來小喇叭吹奏廟會鋼管舞配樂節奏,忍不住發噱,又忍不住難過。 雖然,有人認為,在球場進行娛樂節目取悅球迷,`是美國小聯盟的戲碼,不適合台灣「職棒大聯盟」這種等級,但是仔細想想,台灣職棒比賽水準,可能只有美國小聯盟低階水平,我們可沒辦法像洋基對戰紅襪那樣,純粹靠球場上的精采對決就有辦法值回票價,就能吸引滿場觀眾掏錢買票進場聲援,如果像日本棒球水準都可以在WBC拔得頭籌,而他們在一軍比賽都絞盡腦汁討好球迷的用心程度看來,台灣職棒聯盟與球團實在沒有理由那麼驕傲。 CPBL自己找了專家學者來幫自己把脈,如果每年把脈,每年都無動於衷,每年都玩不出新把戲,那麼職棒十六年跟職棒元年,有什麼不同。 我想,聯盟跟某些球團都必須勇敢承認,票房一直都不是他們在意的環節,球迷也不是他們努力經營的目標,否則十六年過去了,就算不是專家學者,就算只是市井小民,只要看了十六年職棒的球迷,即便不把脈,病灶也很明顯,問題不是開座談會就能解決,不是作態把球迷的建言書收起來,然後關起門來,簡單三個字交代,就是「辦不到」。 至於那些老調重彈的二軍問題、簽賭問題,總不能那麼多年經過,還要球迷來操煩,球迷只管用行動來支持用心的球團老闆,用市場機制來淘汰不合時宜的守舊心態,自己不求進步,不能非法阻擋別人往前衝,球團找贊助商貼布、抬高轉播權利金之前,有沒有把球迷放在心上,沒有球迷,沒有人氣,沒有票房,沒有收視率,球員還有舞台嗎?球團還有營收嗎?轉播單位還撐得下去嗎? 運動彩券與巨蛋興建,不可能是提振職棒票房的萬靈丹,不要以為簽賭的人都願意乖乖找政府當組頭,也不要以為巨蛋會永遠幫棒球比賽開一扇方便門,說不定興建之前就一堆弊案,營運之後,高價場租也只能討好國際巨星來辦演唱會,棒球比賽沒有滿場觀眾把票房撐起來,誰願意做虧本生意啊? 我不是學者專家,也不懂得幫CPBL把脈,雖然我還是偶爾會去球場看球,偶爾還是要忍受劣質的軟硬體設備,或很想幫那些卡拉飆歌的加油團老大按下「切歌鍵」,可是我更期待花三百塊錢買票進場看球,可以得到物超所值的尊重與樂趣,而不是處處被監視、被制止、被剝削的挫折感。 或許在某些球團老闆的眼中,我就是刁民,就是那種永遠都不滿足、永遠都不懂得感恩的球迷,可是,跟那些因為失望而遠離棒球的球迷比起來,還會抱怨,還會批評,還會焦慮,是不是代表這股期待職棒進步的力量,還一息尚存呢? La new熊的劉保佑老闆,在上半季封王之後,淋了滿身香檳說出一句動人無比的感言:「我只是做一個職業球團應該做的事情!」 就這麼簡單了,趙守博會長,李文彬秘書長,如果還是把不出什麼名堂,來網路GOOGLE一下吧,球迷會告訴你,為什麼他們不想進場看球。 圖一:今年日本職棒All Star明星賽球宴,號稱新庄剛志傳人的森本稀哲,綠色宇宙人造型,據說創意來自新庄剛志,瞧瞧身旁的強棒清原和博與強投松坂大輔笑成那樣子! 圖二:日本火腿在下半季推出新庄剛志限定便當,分為紅黑兩款,以北海道當地素材為特色,定價日幣1200 圖片來源:日刊體育
新庄剛志便當
****延伸閱讀:為什麼我想買票進場看球 by Pau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