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米果【私‧生活意見】
關於部落格
非主流意識集散地
野球素人右外野
厚眠夢株式會社
  • 997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鄉音迷路的街頭

然而,破功又怎樣? 那幾年之間的扭捏,成為日後一回想起來就要低頭搥胸的罪惡感。 之後自然弄懂了,年紀越大,離開故鄉越久,那一口幾乎被矯正成首都住民的腔調,彷彿成為回不了的鄉愁。 是個飄雨的深夜,搭上過橋出城的末班公車,腦勺倚著顛簸的椅背,承載一整日在城內廝殺應戰的疲憊,迷離打盹的耳梢,傳來後方委婉如民謠吟唱的話語,是故鄉才有的措辭,才有的談吐,才有的溫度呢! 說話的人,應該是個年長阿嬤,也許鑲了假牙,說話有點「漏風」。她不停吩咐身旁的阿孫,教他如何洗衣,如何曬棉被,如何裝枕頭套,說著說著,祖孫都笑了。 我一直不敢回頭,怕想起幼時四合院棚架底下,阿嬤坐在竹凳子剉蕃薯籤,一邊與我提起村內瑣事,誰人送來一籃土雞蛋,誰人賒了一罐醬油沒給錢。 那腔調韻腳,正是我這幾年來,迷失在鄉音淡去的首都街頭,幾乎要從胸口滿溢出來的牽掛。 原來,我在鄉音迷路的街頭,過了大半人生。 影像: 已經辭世多年的阿嬤,生於民國前,台南縣玉井人, 十幾歲嫁到北門鹽分小村落北埔村, 每天清晨自己梳頭,直到九十幾歲過世。 阿嬤有個美麗的名字叫做王菊,講話腔調細膩,委婉輕聲, 可是凶悍起來,會拿竹掃把沾豬糞水趕人,毫不畏懼惡勢力的勇敢母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