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米果【私‧生活意見】
關於部落格
非主流意識集散地
野球素人右外野
厚眠夢株式會社
  • 997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上班族的手機依存症

自從通訊科技產品發達之後,一支握在掌心的手機,好似也握住上班族的神經纖維,所謂「科技始終來自人性」,套在這群為升遷、加薪、業績而汲汲營營的廣大上班族身上,反倒變成「科技始終奴役人性」的另一種無奈。 科技始終奴役上班族 也才不過幾年光景,手機從奢侈的黑金剛水壺造型,黑道大哥的基本配備,進化普及到人手一支的平民機種,搭配門號與各種收費組合花招,周杰倫、鄭秀文、林志玲代言的品牌各有流派,或照相,或兼具PDA功能,不只通話,還能傳簡訊,上網,交友哈拉,玩遊戲,搞詐騙。手機成為人類進化的一項指標,沒有手機的人變成身處桃花源的稀有人種,每個人都把移動的線索留在基地台記錄中,原該是無線通訊的自由,反而變成超脫空間的禁錮,不知道誰便利了誰,誰又奴役了誰,一時之間,難以說分明。 上班族以往只在脖子掛著識別證狗牌,現在還要另外扛手機,計較通訊品質非GSM不可,想要省通話費或減少電磁波荼毒,又不得不搭一支PHS系統,活像雙槍俠。 以前只要離開辦公桌,離開電話線足以操控的方圓,就能夠鬆一口氣,這下子把監控雷達插在頭頂,猶如晶片植入體內,上班族成了廿四小時不打烊的便利店,辦公場域也無限擴展到訊號足以cover的範圍,彷彿將整個辦公桌背在身上,說起來,還真煩。 我曾經在一個大型集團工作,集團的科技色彩鮮明,同事幾乎人手一機,總務單位曾經統計過,整個集團只有兩個人沒有手機,一個是剛從學校畢業的小菜鳥,另一個,則是CEO。 小菜鳥每個月領到薪水就忙著付房租、還卡債,雖然嚮往手機,可是沒有多餘的閒錢添購,也只好忍耐了。 CEO則不同,憑他的財力水平,想擁有如何昂貴的機種都不成問題,偏偏老大就是不想被追蹤、被打擾,他喜歡出其不意出現在辦公室某個角落,或躲在突然空出來的小會議室裡搞自閉;想找人的時候,拿起桌上任一分機就能撥通;外出時,吩咐同行的下屬幫忙聯繫,清閒自在得很。 可是,被動或主動拒絕依存手機的人,顯然越來越少了,手機聯絡不到的人口,彷彿人間蒸發,對於競爭激烈的職場來說,簡直犯了大忌。 手機故障?還是人間蒸發了? 我曾經目睹幾個重症患者,一旦離開辦公室,就不停掏出手機深情款款凝視,倘若超過半小時沒有接到任何來電,就開始焦慮,開始臆測,認為自己存在的重要性就要瓦解,好像即將從組織體系中除名,懷疑其他人就要竄位,患得患失之餘,也只能望著手機發呆,或者拆開機身,確認機體正常,或乾脆自己打電話給同事,頻頻探詢,「真的沒事嗎?」「沒人找我嗎?」 也有過朋友一夥人相約度假,明明泡在溫泉裡,卻有人堅持將手機擱在氤氳白煙熱氣中,在硫磺氣味吐納中,不斷碎碎唸,公司沒有他不行,一定要用手機遙控那些蠢蛋同事,否則很多事情都會被搞砸。 然而,我也見過相對瀟灑的人,一進家門就關機,一放假就把手機塞進櫃子裡,更酷的還有那種只在想要聯絡事情的時候才開機,一交代完畢,就關機,天大地大我最大,想要找我的人,耐心等。 於是,手機與上班族之間,衍生出一種共生卻又怨懟的曖昧關係,「手機暢通」成為評估員工忠誠度的某種指標,「隨call隨到」徹底瓦解同事之間彼此等待包容的美德,誰故意關機,誰假裝通訊不良掛電話,誰就是團隊裡的壞份子。 不想被手機制約,先練好真本事 我認識一個搞創意的「怪ㄎㄚ」,他就不理會這套,一方面是他的作品本來就很吃香,值得耐心等待,另一方面,則是他血液裡的反骨基因,他不喜歡被一堆不擅長等待的人隨傳隨到,他不想在靈感出現的瞬間被一串突兀的鈴聲嚇出滿地的雞皮疙瘩,所以,這位「怪ㄎㄚ」根本沒有手機,日子悠閒愜意,只是身旁圍了好幾圈焦慮胃痛的工作伙伴,除了私下幹譙之外,也沒別的辦法。 手機看似增加了同事之間聯繫溝通的黏度,卻也加重上班族無所遁形的桎梏。我們總是倚賴手機響起的頻率來測試自己在企業組織裡的重要性,當重要性不再需要透過手機鈴聲背書之後,反倒厭惡至極,不管是無聲震動、先震後鈴、還是多麼動人悅耳的和弦鈴聲,都令人反胃憎惡。 因此,上班族的手機依存症,戒,或不戒,可能比酒精尼古丁或咖啡因,還要難以抉擇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