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米果【私‧生活意見】
關於部落格
非主流意識集散地
野球素人右外野
厚眠夢株式會社
  • 997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夏天結束了嗎?我們的青春甲子園

那種青春無敵的氣魄,該當也是無法重來一遍的歷險,之後我從NHK衛星電視轉播,零星破碎融入甲子園的熱血戰役,總也是春夏來臨就特別思念那種單純的、努力的、無悔的、想要贏球、或痛快輸一場也毫無怨恨的熱情,我不知道屬於扶桑島國的野球究竟如何支撐那種跨越紅土仍舊十足迷人的謹慎鬥志,但僅僅是高中野球賽事,居然每每讓我體悟正面對決與爽快輸球是多麼了不起的美事啊! 那麼,來談談今年夏季甲子園冠軍賽的「早實」與「駒大」吧!而或者,焦點再縮小一點,關於兩隊的ACE強投,斎藤佑樹與田中將大,就夠我說一整夜了。
東京 早實 vs. 北海道 駒大苫小牧 「早實」,早稻田實業學校,正式名稱更長,「早稻田大學系屬早稻田實業學校」,位於東京都國分寺市,1901年創校,1905年設立野球部,是東京首都圈內屈指可數的升學名校,不過這學校可不只是以「難入學」的窄門著稱,自古以來,體育社團活動就很盛行,光是硬式野球全國高校大會(俗稱甲子園)的比賽,就出場45回(夏季27回,春季18回),從早實畢業的政經文藝娛樂界名人很多,「小室哲哉」就是其中一枚,而棒球界聞人就更顯赫了,荒川博、荒木大輔,當然還有日本野球界聲望足以跟長嶋茂雄平起平坐的王貞治。 1956年,一心想成為電力工程師的王貞治,因為在墨田高校的入學考試挫敗(墨田高校並沒有棒球隊,好險!)因此進入早實,一年級夏天,王貞治以第五棒的身份參加甲子園大賽,第一場擔任右外野守備,第二場就以投手登板;1957年,二年級春天,王貞治再以先發投手兼第四棒應戰,率隊奪下早實有史以來的甲子園春季冠軍;該年夏季大賽,雖然在第二場就輸球遭到淘汰,但是王貞治在第一場比賽就締造了無安打無失分的紀錄;1958年的春季大賽,早實再度於第二場比賽敗下陣來,屬於王貞治的青春盛夏,於焉結束。 日本高校野球的競爭何其激烈,從地方、地域性的初賽打起,一路淘汰,要闖入甲子園,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早實雖然奪下春季冠軍,卻從來不曾在夏季甲子園奪冠,雖然有過27次打進夏季甲子園決賽的經驗,不過距離上一次出賽,已經足足等了10年,而今年的對手,是來勢洶洶,尋求三連霸的北海道強隊「駒大苫小牧」。 所謂「駒大苫小牧」,是「駒澤大学附属苫小牧高等学校」(こまざわだいがく ふぞく とまこまいこうとうがっこう)的簡稱,創立於1964年,同樣也是大學名校附屬高中,駒大苫小牧在甲子園的經歷不若早實顯赫,春季甲子園在2003與2005年出賽兩次都鎩羽而歸,夏季甲子園初出場可以遠溯至1966年,不過在第一回就敗給橫濱高校,暌違35年,好不容易在2001年來到甲子園,第一場就敗給「松山愛媛」打道回府,2003年甚至發生日本高校野球史上相當有名的「8.9悲劇」,原本應該在8月8日舉行的賽事,戰到四局下,駒大苫小牧以8:0大幅度領先,卻由於颱風10號的風雨不歇,經裁定為「No Game」,也就是取消比賽,隔日再戰,沒想到隔日卻以2:5敗陣,颱風10號也隨即侵襲北海道日高地區,造成嚴重傷害,對於北海道野球迷來說,無疑是深刻的傷害,也由於8月9日是長崎原爆紀念日,所謂「8.9悲劇」的說法,竟然也成為日本高校野球史上的專有名詞。 不過駒大苫小牧的野球熱情並沒有因為「8.9悲劇」而挫敗,2004與2005的夏季甲子園,這群來自北海道的孩子們,連奪兩次冠軍,締造甲子園夏季賽事暌違57年的二連霸,也突破「北國男兒無法在夏季甲子園稱霸」的魔咒。 沒錯,2006年,來自北國的駒大苫小牧,虎視眈眈,信心滿滿,想要締造夏季甲子園73年來的三連霸神話,衛冕之路,場場都是硬仗。 齊藤佑樹 vs. 田中將大 高校野球之所以迷人,在於青春無悔的熱血,在於純粹求勝的熱闘,在於全校師生齊力吶喊的感動魔力,那種純粹而美好的幸福感,往往讓許多即使早已遠離青春,汲汲營營並且日漸褪色的人生,有了重新年輕過來的動力
2006關西大阪甲子園球場,夏季系列賽事突破80萬現場觀戰人數,來到冠軍戰,早實與駒大苫小牧,斎藤佑樹與田中將大的對決。 殲戰15局,1:1平手,斎藤佑樹用了178球,被擊出7安打,送出16K,僅僅在第八局失掉一分,來到第15局,面對最後打者,看似氣力放盡的斎藤佑樹,捨棄得意的滑球,居然連續飆出「147-143-147-146-146」五個快速直球,滿場超過五萬人的甲子園球場,發出不可思議的讚嘆,斎藤佑樹最後以一個133km的指叉球三振掉打者,這是斎藤第三天連續先發並且完投,誰都無法想像,兩天前,在準準決賽面對「日大山形」,他獨撐九局,用了144球;一天前,在準決賽面對「鹿兒島工」也是完投九局,用了113球,也就是說,三天合計43局,投了435球。 進入準決賽之後,兩度入院,在慶應附屬醫院療養的「早實」OB王貞治監督,親自傳達「唯有氣力」四個字來鼓勵這群小學弟,斎藤佑樹在決戰和局收場的戰役,果然對這四個字,做了最佳詮釋。 斎藤佑樹在賽後回答記者提問時,提到激勵他整場以精神力應戰的,其實是對手駒大苫小牧的「怪物ACE」,號稱「北國強腕」的田中將大,「男子漢的對決」「力量與力量的對決」,面對去年秋天在明治神宮大會準決賽初對決,頻頻以149km輕鬆奪三振的怪物田中君,同為高校三年級生的斎藤,反倒湧現非贏不可的鬥爭心。
田中將大在第三局接替先發投手菊地登板,跟斎藤佑樹一樣,同樣在第八局失分,總計12又2/3投球局數,也被擊出7支安打,10次奪三振,總共用了165球,比起斎藤佑樹的苦勞程度,毫不遜色。 這場15局延長不分軒輊的賽事,在關東地區締造了29.1%的收視率,在札幌地區更高達43.2%,而瞬間最高收視率,更高達37.1%與49.7%,甲子園的魅力,可見一斑。 8月21日再戰,許多球迷索性在甲子園球場外席地而睡,仍舊滿場,仍舊締造瞬間最高30%的收視率,早實依舊以斎藤佑樹先發主投,駒大苫小牧先推出菊地先發,只撐了2/3局,隨即推上田中將大,早實率先在一、二局各得一分,以2:0領先到第六局,駒大苫小牧追回一分,但六局下早實隨即還以顏色攻下一城,七局下再添一分,以4:1維持領先局面,來到九局上,緊咬不放的北國男孩再下兩城,追成4:3,兩出局之後,斎藤佑樹面對的打者,是兩天以來共同熱闘競演的可敬對手田中將大,宿命般的少年英雄對決,斎藤佑樹竟然還在第四球飆出全場最快147km,田中將大的打擊黏性也很強,總共讓疲累的斎藤用了七個球,最後面對144km速球揮空,早實奪得創部102年以來,首度在夏季甲子園奪冠的悲願,四連投的早實ACE強投,最後以118球,13K,三失分完投,合計七次出場,共948球,超越王貞治與荒木大輔,日本媒體以「斎藤的夏天,榮冠歸於18歲鐵腕」的標題,向這位年輕而充滿精神戰力的群馬縣小孩致敬。
超越勝敗的青春無敵 勝利來臨那一刻,雙手高舉的斎藤佑樹與黯然離場的田中將大,一個落下大顆大顆的淚水,接受隊友與觀眾的喝采;一個沒有哭泣,只有淺淺微笑,甚至恭敬用雙手耙下甲子園球場那幾乎是深色的黑土,為他即將結束的高校野球歲月,進行一場深邃動人的告別儀式。 呵,幾乎在那個同時,我終於可以體會日本漫畫主角的心情,不管是國見比呂、還是橘英雄,屬於甲子園的最末一場賽事之後,涓滴入心頭的不捨,「啊,屬於我的夏天,已經結束了……」 幾年之後,不管是斎藤佑樹,還是田中將大,都很有可能在六大名校、日本職棒、甚至挑戰美國大聯盟的舞台再次對決,我應該會記住他們的名字,就好像歷屆「甲子園怪物」——曾經效力於作新學院的江川卓、PL學園的桑田真澄與清原和博、星稜高校的松井秀喜與橫濱高校的松坂大輔,還有「甲子園偶像」——早實的荒木大輔、東海大相模高校的原辰德、以及東北高校的伊朗混血小帥哥Darvish一樣,這些從數千支球隊一路拚鬥而來的野球男子,不是那麼容易被挫折擊倒,不可能對勝敗妥協,一上場就要把對手解決的氣魄,失敗也不輕易找藉口搪塞的勇氣,不正是這個夏季所欠缺的養分嗎? 我們的青春甲子園呢? 我的朋友小六正在東京工作,他也看熱血的高校野球熱闘,他想起自己青春無敵的年頭,也跟朋友一起在烈日下排隊,搶免費的外野學生票,替熱戰的中華職棒加油,直到那年的時報鷹,某一場賽局緊繃的九局下,兩出局,滿球數,原本該快速直球對決或得意指叉球周旋,卻在投手一顆130km正中紅心的慢速球進壘,隨即被對手揮出再見安打結束比賽,小六說,屬於他的夏天結束了,活生生被青春背叛的遺憾,讓他再也提不起勇氣看台灣職棒比賽了,即便看了,也沒有那種正面對決的期待,而只是神經兮兮地臆測,這一球,那一球,到底是不是放水球。 這麼些年經過,對棒球的熱情,到底還剩下什麼?或者這麼說,即便抽離棒球,我們這個島嶼,甚至我們自己的人生也一樣,還有沒有正面對決的勇氣?還有沒有可以共同上場激勵精神熱闘的強敵?還有沒有勝敗都要優雅感謝可敬對手的修為呢?我們都因為長大變老了,於是失去承擔失敗的勇氣嗎?或者,連道歉認錯的本領都消失了? 夏天就要結束了嗎?我真得不想被青春狠很背叛呢! 延伸閱讀:「一球入魂」by 小六:人生就是這樣,能夠參與什麼時,還能像一個人的世界一樣陶醉,這種時刻非常醉人…… 甲子園怪物特集 甲子園偶像特集 圖說: 大阪甲子園球場 第88回夏季全國高校野球開幕典禮 早實投手斎藤佑樹 駒大投手田中將大 甲子園時期的巨人隊監督原辰德 甲子園時期的西武強投松坂大輔 圖片來源:Nikkansports時事通信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