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米果【私‧生活意見】
關於部落格
非主流意識集散地
野球素人右外野
厚眠夢株式會社
  • 997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文字浪人部落客

雖然,偶爾也投稿,可是投稿如煎熬,有時石沈大海、渺無音訊,有時慘烈接到「退稿」通知,猶如領了一張必死令,挫敗的機率太高,每每退稿一次,都要頹廢一段時日,才能消化挫敗引起的否定感,久而久之,變得神經質,用盡心機揣測編輯的文字口味,用字遣辭難免諂媚討好,竭盡所能臨摹那些獲得青睞刊載的名家口氣,搞得彆彆扭扭、面目可憎,就算編輯允諾刊登,見報日遙遙無期,書寫當時迫切想要分享的情緒,歷經歲月等待,逐漸脫皮褪色,印刷成字之後,掛在副刊一角,或擠在雜誌扉頁中,看起來孤苦伶仃,生份疏離,還是有點不忍心。 索性把那些被退件的文字、或自知無法獲得編輯喜愛的文章,率性貼上網路,直接跳過編輯眼球,選擇跟讀者正面對決。 最早,從網路留言版開始玩起,後續轉戰電子報,也嘗試自己製作網頁,但程式語言太過複雜,三兩下就繳械放棄,直到《明日報》推出「個人新聞台」機制,替科技白痴開了一扇方便門,猶如廚房衛浴設備完善、電器棉被空調兼具的多功能小套房,只要靈魂攜帶文字搬進去,就可舒服過日子。 我應該是第一波登記入住的使用者,極盛時期還一口氣擁有五個新聞台,寫雜文評論、寫留學遊記、寫推理小說、寫虛擬愛情、寫懷舊情緒,儼然把自已當成主編,內容風格自己掌握,後來甚至呼朋引伴湊成一個「五年級訓導處」鬥陣網,即便《明日報》關燈打烊仍不善罷甘休,網路社群文字變身實體書出版,還不小心讓這些已然步入後青春期的網路黃昏族群鹹魚大翻身,「五年級」成為世代區隔的代名詞,一路從網路氾濫到閱聽媒體,當「五年級」三個字,成為雜誌封面斗大標題,站在書店櫥窗搔首弄姿時,我總是低頭畏縮急行而過,猶如闖了大禍,愧疚不已。 《明日報》熄燈,「個人新聞台」卻不打烊,轉手慘澹孤寂經營,時而當機時而反應遲緩,猶如罹患老年帕金森,之所以堅持不搬家,一是念舊,二是懶散,五年過去,終於還是因為覬覦部落格的版面靈活度與高度串連性,而起了移情劈腿的念頭,不但自己搬家,還把訓導處也遷走,另闢「五年級訓導處樂多分校」,感覺像抗戰時期各大名校紛紛往大後方撤退,等待太平之日回鄉復校一樣,網路生態是無情而偉大的時髦產物,誰都沒法料到資金何時縮手,網路空間何時灰飛湮滅,於是,資料備份與勇敢堅強同樣重要,對文字創作者而言,絕對要有浪人的基因和體悟。 網路上,有太多孤寂的靈魂與高傲的聲調,幻化成撲朔迷離的暱稱代號,誰都可以偽裝,誰也都可以撒野。因此,在網路發表文章,在部落格書寫情緒,絕對是一樁恐怖刺激的冒險。文字決定部落格的五官容顏與人格個性,書寫者的態度同樣牽引社群的生態酸鹼值,也決定「部落文」後方的回應留言版,究竟是溫暖洋溢還是殺氣騰騰,箇中訣竅,端看部落格主人如何拿捏。名家創作大概不必擔憂這些人間瑣事,可是部落格書寫不同,自己發想,自己key in,自己校對,自己設計版面,自己配圖樣,自己下標題,自己送上通路,還要自己承擔文章發表的後果,面對撻伐攻擊獨自沮喪垂淚,或面對讚美激賞獨自暗爽狂喜。 文字曝光,僅僅在食指撳下滑鼠左鍵一瞬間,創作發表成為立足點平等的普世價值,不管你是張愛玲,還是羊肉爐,只要網路暢通,文字就有機會被看見。 我想,我是無法抽離網路書寫的毒癮了,新聞台與部落格成為我跟陌生人相遇邂逅的小徑,有時候他們適時分擔我傾倒在文字內的憂愁,有時候他們各自切割分享我傾注在文字內的喜悅,數十萬點閱瀏覽人次分佈不同時區不同經緯度,藉文字彼此取暖,集體養成類似的脾氣,類似的感官,類似的牢騷與習氣,像靜謐清澈的潺潺溪水,流進我書寫的血脈中,即便對面不相識,竟也彼此牽掛。 就好像我自己也一樣,逐漸想要把這群經常來閱讀部落文的朋友,拉攏成一個感情堅固的共同體,希望他們和我一樣,看同一類型的書,喜歡同一類型的電影,聽同一類型的CD,甚至,愛上同一支球隊,崇拜同一個棒球選手,或憧憬同一種人生。 我越來越像遊走部落格的文字浪人,倚著牆角就能歇息,就能香甜入眠,就能自得其樂,雖然披著部落客的外衣,卻不諳火星文,仍舊堅持把舊時閱讀與寫作的美好複製在網路上,雖然,在這個地方書寫完全賺不到稿費,可是在餓死之前,我還是決定吞食這些讓人飄飄欲仙的嗎啡,先讓自己暢快溫飽到底,至於能夠撐多久,那就再說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