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果【私‧生活意見】

關於部落格
非主流意識集散地
野球素人右外野
厚眠夢株式會社
  • 994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脆弱的年代‧美好的勇氣…我的金馬影展片單

練習曲(Island Etude)/導演:陳懷恩/台灣 Official Site: http://blog.yam.com/etude
就數量而言,我還算是個愛看國片的傢伙,箇中可能有些小左派的使命感,還有過去國片黃金歲月的懷舊情懷作祟,可惜台灣電影跟文學獎一樣,不知不覺就走進菁英冷調,看國片像修行又像作學問,比較沒有大哭大笑的成分元素,這是我這個小左派的感觸,說不定很多人也不表同意,但無所謂啦! 「花兩個小時,走一圈台灣」這是電影開演之前,出現在戲院走道的陳懷恩導演給觀眾的叮嚀。故事主角是個聽障大四學生,決定在畢業之前,背著吉他騎腳踏車環島,環島路線中,遇到的人,看見的風景,與腳踏車爭道的砂石車,東岸的海水,北海岸的天空,中台灣的媽祖繞境,垃圾焚化爐的煙囪,還有那個想用MP3跟男主角交換助聽器的少年……。很濃的台灣人味,還有一直以來,連自己都熟悉到疏於回味的老屋、階梯、講話的腔調、率真的靦腆與拘謹的疏離。 我不敢說,這是一部值得推薦的電影,因為大家想看電影的動機不盡相同,這部片子沒有刺激的特效、沒有娛樂的成分、沒有亮眼的明星,可是真要說卡司,還真是國片少見的強猛,尤其是吳念真的歐巴桑旅行團導遊,真是一絕。 想念台灣,或即便住在台灣,卻沒有認真看過台灣的人,這部國片,適合靜靜地,花兩個小時,就當作自己也騎腳踏車環島一遍,而且,我真得好喜歡整部片子的感覺,好像,我們天天嫌棄這個地方,卻永遠都覺得,這裡才是最美的。 Always…永遠的三丁目(Always…三丁目の夕日)/導演:山崎貴/日本 Official Site: http://www.always3.jp/index.html
明明是很芭樂普通的劇情,卻讓我感動很多天,甚至連結到官網,聽見電影配樂,眼淚就會不自覺掉下來,我想,應該是那種單純吧,久違的,讓人忍不住掉眼淚。 看完電影那天,恰好一堆洩氣的消息,向脆弱的台灣席捲而來,當晚,我跟遠在東京的小六MSN,我跟他說,倘若不是恰好在這天看了這部電影,我可能毫無勇氣抵擋席捲而來的沮喪與失落感,小六說,這麼猛喔!隔天他就跑到東京八重洲買了DVD,一個三十歲的大男人,照樣哭得很慘,他也說,明明是很簡單的東西,為什麼這麼感動?過幾天,小六說,他要「鄭重地」謝謝我,介紹他看了三丁目這部片子,讓他遇到一些難過的事情時,有了無比的勇氣。 昭和33年,東京鐵塔開始動工,一群在戰後努力過活的三丁目住民,沒有電視、沒有行動電話、沒有電腦,可是,他們為何過得那麼快樂? 我很希望,大家都有機會看看這部片子,有機會體悟那種純真年代的純粹,「只要努力,就可以過得更好」,對未來充滿希望的迷人力量,我也說不上來這種芭樂劇情有什麼了不起,看到「小雪」伸出手掌,想像失意作家沒能籌錢買下來的求婚戒指正在閃閃發亮,看到鈴木一家人開著破車子送那位從青森到東京就職的少女返鄉時,抬頭看見黃昏夕照中的東京鐵塔高高聳起的暮色,47年後,我們仰望著同一個景色,沒有理由比那個時代更懦弱啊! 扶桑花女孩(Hula Girl)/導演:李相日/日本 Official Site: http://www.hula-girl.jp/top.html
好吧,承認,我實在很迷戀昭和時代,所以我又選了李相日這部扶桑花女孩,一方面是故事,一方面,則是女主角松雪泰子。 故事場景在日本寒冷的福島縣いわき市,以採礦維生的地方,因為石油逐漸取代煤礦,礦場開始進行大規模裁員,產業開始面臨轉型,而強調常年如夏的夏威夷度假中心招考一批草群舞女郎,松雪泰子是東京SKD松竹歌劇團來的舞蹈老師,強悍而率性,可是見她獨舞的身段實在很迷人,看她衝進男人澡堂揍人也很過癮,但要催淚也不是沒有,戲院四處傳來啜泣聲,還有大男生鼻水很「大港」的分貝,但Hula Girl以礦坑女兒拯救小鎮經濟轉型,熱情舞姿博得喝采,電影結束開始跑工作團隊字幕時,電影院爆出熱烈掌聲,感覺真像國家音樂廳的喝采。 看完電影之後,我上網查到故事發生地的背景,從昭和40年那段艱苦的轉型,發展到至今有東京巨蛋六倍大的全天候度假村規模,「溫泉的大陸,常夏的樂園」,Hula Girl仍舊是樂園常駐的表演賣點。我真想從東京搭乘常磐線鐵道去造訪いわき這個地方呢! 我喜歡你( 好きだ)/導演:石川寬/日本 Official Site: http://www.su-ki-da.jp/
來談談最後一部了! 之所以想看這部片子,是因為主角人物「西島秀俊」,12年前,我看過他的戲劇作品『あすなろ白書』,台灣曾經上映過日劇版本,也拍過台製偶像劇,叫做「愛情白皮書」,西島秀俊飾演的角色,是暗戀同性「掛居」,又跟異性「星香」談過感情的「松岡」,最後因為車禍身亡,留下一個遺腹子。12年前的西島秀俊,眼神憂鬱,12年後的西島秀俊,細細鬍渣,很有成熟魅力。 我想,這是一部類比於岩井俊二作品「情書」的電影,但是相較於情書,更淡、更緩慢,而且,毫無雜質,像一杯清澈的白開水。影片大量出現的天空;愛人車禍身亡的姊姊經常站在水槽前方洗餐具,在河邊發呆哼歌;女孩「ユー」坐在水門斜坡聽男孩「ヨースケ」重複練習的吉他旋律,以及兩人暌違17年之後,差點來不及說出口的「好きだ」(我喜歡你)。 電影散場之後,許多人都互相打探,「剛剛有沒有睡著?」 並非電影沈悶,而是導演用了很多安靜的等待,等待青澀戀人說不出口的靦腆戀情,等待17年後重逢的壓抑,尋常人生不都是這樣嗎?很多話,是說不出口的。 但我必須承認,最後20分鐘的電影劇情,帶給我無比震撼,很多話,真得要說得即時,錯過,可能就不再了。 四個早晨,四部電影,對於習慣補眠晚起的西門町來說,我像一個清晨推門前去叨擾的人,光著腳,坐在餐桌前方默默吃完早餐,重新關上門,穿上鞋襪,離開西門町。 我的金馬影展結束了,看了四部好片,恰好切合此時的心境,還好有電影,因此有了期待下一個黃昏夕照的美好勇氣!
金馬獎辦了43屆,卻是我第一次看影展,我是個害怕擁擠的人,早就聽說金馬影展劃位如何恐怖,這竟是讓我卻步的最大原因。 對一個習慣看早場,座位四周最好空無一人的孤僻電影觀眾而言,這個11月,真是個奇特的月份。朋友史丹利是金馬影展死忠份子,他說這些片子平常上院線,可能沒什麼人要看,可是到了金馬影展期間,平常隱身的「知青」「文青」傾巢而出,我問史丹利,那他是什麼「青」?他毫不猶豫,說他是「糞青」。 我也不知道我是什麼「青」,我也沒買套票,居然就看了四部片子,還因為這四部片,有機會造訪早晨睡眼惺忪的西門町。"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金馬獎辦了43屆,卻是我第一次看影展,我是個害怕擁擠的人,早就聽說金馬影展劃位如何恐怖,這竟是讓我卻步的最大原因。 對一個習慣看早場,座位四周最好空無一人的孤僻電影觀眾而言,這個11月,真是個奇特的月份。朋友史丹利是金馬影展死忠份子,他說這些片子平常上院線,可能沒什麼人要看,可是到了金馬影展期間,平常隱身的「知青」「文青」傾巢而出,我問史丹利,那他是什麼「青」?他毫不猶豫,說他是「糞青」。 我也不知道我是什麼「青」,我也沒買套票,居然就看了四部片子,還因為這四部片,有機會造訪早晨睡眼惺忪的西門町。"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