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果【私‧生活意見】

關於部落格
非主流意識集散地
野球素人右外野
厚眠夢株式會社
  • 994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重要搬家啟事

<p><font color="#000000" size="4"><strong>我還是選擇留在樂多 雖然天空比較有錢<br />所以請大家把連結網址修正為</strong></font><a href="http://blog.roodo.com/chensumi"><font color="#000000" size="4"><strong>http://blog.roodo.com/chensumi</strong></font></a><br /><font color="#000000" size="4"><strong>此地將不再新增文章&nbsp;&nbsp; 也不回應留言<br />一段時日之後&nbsp; 資料將全部清空</strong></font></p>
繼續閱讀

也算我的「台‧北‧京」

<div class="pict"><a href="http://pics1.blog.yam.com/17/legacy/c/chensumi/ceb94965.jpg" target="_blank"><img class="pict" height="158" alt="台北京.jpg" hspace="5" src="http://pics1.blog.yam.com/17/legacy/c/chensumi/ceb94965_s.jpg" width="160" align="left" border="0" /></a></div>
其實,上週四(11/23)我已經在公視頻道看了紀錄片「台北京」的「過客篇」,紀錄片作者鍾權經由我的部落格,再輾轉找到我的電子信箱,於是,我有機會先看了「台北京」的「比賽篇」,也就是這週四(11/30)即將在公視同一時段播出的紀錄片。 鍾權是在台灣出生的小孩,他去了北京學電影;我也是台灣出生的小孩,去了東京讀書。他的紀錄片選擇一個敏感的主題,以前太多人反覆用老兵的問題來凸顯,但是他從娛樂和球類比賽觀察,對台北、北京、東京三個地方的人來說,這問題都敏感到無法公開說個爽快的地步,尤其在網路,我始終不敢暢所欲言,太多人挾持著自己認為理所當然的觀點,用文字恫嚇或咒罵立場不相同的人,那是我很討厭的應對討論模式,所以我看到鍾權這部紀錄片,這問題對某些人來說,原來那麼容易侃侃而談,很多人面對鏡頭時,根本沒什麼顧忌,但相對也有些人被迫小心翼翼,我想,我應該是屬於小心翼翼的那種人,甚至,因為討厭爭吵而乾脆不表態。
繼續閱讀
其實,上週四(11/23)我已經在公視頻道看了紀錄片「台北京」的「過客篇」,紀錄片作者鍾權經由我的部落格,再輾轉找到我的電子信箱,於是,我有機會先看了「台北京」的「比賽篇」,也就是這週四(11/30)即將在公視同一時段播出的紀錄片。 鍾權是在台灣出生的小孩,他去了北京學電影;我也是台灣出生的小孩,去了東京讀書。他的紀錄片選擇一個敏感的主題,以前太多人反覆用老兵的問題來凸顯,但是他從娛樂和球類比賽觀察,對台北、北京、東京三個地方的人來說,這問題都敏感到無法公開說個爽快的地步,尤其在網路,我始終不敢暢所欲言,太多人挾持著自己認為理所當然的觀點,用文字恫嚇或咒罵立場不相同的人,那是我很討厭的應對討論模式,所以我看到鍾權這部紀錄片,這問題對某些人來說,原來那麼容易侃侃而談,很多人面對鏡頭時,根本沒什麼顧忌,但相對也有些人被迫小心翼翼,我想,我應該是屬於小心翼翼的那種人,甚至,因為討厭爭吵而乾脆不表態。" meta-author="chensumi"> 分享至facebook

2003年‧王芷蕾

<div class="pict"><img class="pict" height="166" alt="" hspace="5" src="http://pics1.blog.yam.com/17/legacy/c/chensumi/174baf16.jpg" width="148" align="left" border="0" /></div>
以下這篇專訪,是2003年,我幫張清芳「雙城故事」所書寫的文案,王芷蕾是那場演唱會的壓軸訪客,這篇專訪,是王芷蕾那年返台之後,第一個接受的訪談,第一個問題,王芷蕾就哭了。「秋水長天」是影響我人生很重要的一部戲劇作品,而王芷蕾的主題曲,經過這麼多年,我仍舊喜歡,而她居然就在我面前,說話,微笑,掉眼淚,全然真性情。演唱會之前的記者會,我託唱片公司宣傳遞給王芷蕾一本絕版的「台視風雲錄」,演唱會結束之後,我接到王芷蕾的電話,不斷感謝,說著說著,她又哭了。人與人的相遇,真得很奇妙,知道王芷蕾回來開演唱會,重新把她唱過的電視主題曲發行<b><a href="http://www.forward.com.tw/jeanette/">專輯</a></b>,我又想起2003年那次專訪,她真得沒有改變,一個人倘若有率真溫暖的心,哪怕時移事往,青春一直都在啊!
繼續閱讀
以下這篇專訪,是2003年,我幫張清芳「雙城故事」所書寫的文案,王芷蕾是那場演唱會的壓軸訪客,這篇專訪,是王芷蕾那年返台之後,第一個接受的訪談,第一個問題,王芷蕾就哭了。「秋水長天」是影響我人生很重要的一部戲劇作品,而王芷蕾的主題曲,經過這麼多年,我仍舊喜歡,而她居然就在我面前,說話,微笑,掉眼淚,全然真性情。演唱會之前的記者會,我託唱片公司宣傳遞給王芷蕾一本絕版的「台視風雲錄」,演唱會結束之後,我接到王芷蕾的電話,不斷感謝,說著說著,她又哭了。人與人的相遇,真得很奇妙,知道王芷蕾回來開演唱會,重新把她唱過的電視主題曲發行專輯,我又想起2003年那次專訪,她真得沒有改變,一個人倘若有率真溫暖的心,哪怕時移事往,青春一直都在啊!" meta-author="chensumi"> 分享至facebook

只要你快樂

<div class=pict><a href="http://pics1.blog.yam.com/17/legacy/c/chensumi/5ef99360.jpg" target="_blank"><img src="http://pics1.blog.yam.com/17/legacy/c/chensumi/5ef99360_s.jpg" width="160" height="196" border="0" alt="SN01_003.jpg" hspace="5" class="pict" align="left"></a></div>陳金鋒婉拒歐力士邀約,他決定留下來,留下來跟那群白目的隊友,再拿一次總冠軍。

很多人說,這樣的結果,讓他們很失望,很不捨,甚至,有點生氣,或是,有很深的罪惡感。

今天,我跟<b><a href="http://blog.yam.com/obs">漂浪</a></b>談到這個現象,我發現,到了我們這種無敵歐巴桑的年紀,果然跟熱血球迷有差,我們第一個想到的,是快樂,或不快樂。
繼續閱讀
陳金鋒婉拒歐力士邀約,他決定留下來,留下來跟那群白目的隊友,再拿一次總冠軍。 很多人說,這樣的結果,讓他們很失望,很不捨,甚至,有點生氣,或是,有很深的罪惡感。 今天,我跟漂浪談到這個現象,我發現,到了我們這種無敵歐巴桑的年紀,果然跟熱血球迷有差,我們第一個想到的,是快樂,或不快樂。" meta-author="chensumi"> 分享至facebook

到底是「誰」的王建民

<div class=pict><a href="http://pics1.blog.yam.com/17/legacy/c/chensumi/b35bf4b1.jpg" target="_blank"><img src="http://pics1.blog.yam.com/17/legacy/c/chensumi/b35bf4b1_s.jpg" width="160" height="123" border="0" alt="" hspace="5" class="pict" align="left"></a></div>我曾經幫出版社寫過一篇「少年王建民的紅土養成之路」,那篇文章不斷被報紙副刊與雜誌引用轉載,結果造成一種弔詭的迷思,很多人以為我跟王建民很熟,其實,大家都忘記了,這年頭,有一種很好用的工具,叫做Google,就算沒有Google,如果經常閱讀推理小說,看推理漫畫,或是名偵探柯南的粉絲,要寫一篇少年王建民,其實不難,何況,王建民的人生單純到只有棒球跟滷肉飯與珍珠奶茶,你問他一百遍,還是這些東西,不會多出足球跟松露魚子醬,更何況,我跟王建民都是台南人,也碰巧都是東門城外長大的小孩,東門路沿線的古都碗粿、鱔魚麵、蝦仁肉丸、筒仔米糕、當歸鴨麵線,應該都是我們從小到大覓食的範圍,可是,我還是要強調一次,我跟王建民,根本不熟。
繼續閱讀
我曾經幫出版社寫過一篇「少年王建民的紅土養成之路」,那篇文章不斷被報紙副刊與雜誌引用轉載,結果造成一種弔詭的迷思,很多人以為我跟王建民很熟,其實,大家都忘記了,這年頭,有一種很好用的工具,叫做Google,就算沒有Google,如果經常閱讀推理小說,看推理漫畫,或是名偵探柯南的粉絲,要寫一篇少年王建民,其實不難,何況,王建民的人生單純到只有棒球跟滷肉飯與珍珠奶茶,你問他一百遍,還是這些東西,不會多出足球跟松露魚子醬,更何況,我跟王建民都是台南人,也碰巧都是東門城外長大的小孩,東門路沿線的古都碗粿、鱔魚麵、蝦仁肉丸、筒仔米糕、當歸鴨麵線,應該都是我們從小到大覓食的範圍,可是,我還是要強調一次,我跟王建民,根本不熟。" meta-author="chensumi"> 分享至facebook

洋基若比鄰

把時間拉回兩年前,或者更久一點也無所謂,洋基對我而言,可能跟自由女神一樣,或曼哈頓、蘇活區,附屬於紐約的一個座標,但洋基就只是個稱謂,要怎樣縱面橫面剖開來研究議論,一點興致都沒有,我頂多聽那些愛拿美國...
繼續閱讀

導覽手冊讀不到的雲吞城市

我對香港的啟蒙,多數是從閱讀與戲劇來的。小學看王澤的漫畫《老夫子》,接著是劉青雲演的港劇《大時代》,而王家衛、許鞍華、關錦鵬的電影,讓我對這個傳統與摩登交相小火烘烤的城市更加沈迷,不知不覺,竟然對香港...
繼續閱讀

脆弱的年代‧美好的勇氣…我的金馬影展片單

<div class=pict><img src="http://pics1.blog.yam.com/17/legacy/c/chensumi/3fd70981.jpg" width="239" height="133" border="0" alt="" hspace="5" class="pict" align="left"></div>金馬獎辦了43屆,卻是我第一次看影展,我是個害怕擁擠的人,早就聽說金馬影展劃位如何恐怖,這竟是讓我卻步的最大原因。

對一個習慣看早場,座位四周最好空無一人的孤僻電影觀眾而言,這個11月,真是個奇特的月份。朋友<b><a href="http://blog.yam.com/rasheed">史丹利</a></b>是金馬影展死忠份子,他說這些片子平常上院線,可能沒什麼人要看,可是到了金馬影展期間,平常隱身的「知青」「文青」傾巢而出,我問史丹利,那他是什麼「青」?他毫不猶豫,說他是「糞青」。

我也不知道我是什麼「青」,我也沒買套票,居然就看了四部片子,還因為這四部片,有機會造訪早晨睡眼惺忪的西門町。
繼續閱讀
金馬獎辦了43屆,卻是我第一次看影展,我是個害怕擁擠的人,早就聽說金馬影展劃位如何恐怖,這竟是讓我卻步的最大原因。 對一個習慣看早場,座位四周最好空無一人的孤僻電影觀眾而言,這個11月,真是個奇特的月份。朋友史丹利是金馬影展死忠份子,他說這些片子平常上院線,可能沒什麼人要看,可是到了金馬影展期間,平常隱身的「知青」「文青」傾巢而出,我問史丹利,那他是什麼「青」?他毫不猶豫,說他是「糞青」。 我也不知道我是什麼「青」,我也沒買套票,居然就看了四部片子,還因為這四部片,有機會造訪早晨睡眼惺忪的西門町。" meta-author="chensumi"> 分享至facebook

プライド —— Pride

今晚看La new熊與日本火腿鬥士的拉鋸戰,直到六局雙方都處在未得分的僵局時,我腦海不斷想起一個日文外來語,「プライド」,那時,我已經決定,不管熊隊有沒有辦法獲勝,有沒有辦法奪下亞洲職棒王座,對於這個...
繼續閱讀

謝謝你,陳金鋒!

<div class=pict><img src="http://pics1.blog.yam.com/17/legacy/c/chensumi/73ca9265.jpg" width="153" height="232" border="0" alt="" hspace="5" class="pict" align="left"></div>這篇文章,是球季開始之前書寫的,那時,陳金鋒剛加入La new熊隊,他在加盟記者會上,穿上熊隊球衣,承諾要效法關聖帝君的精神,「過五關,斬六將,拿到總冠軍!」
球季結束,鋒哥做到了,他不僅拉拔年輕又白目的隊友奪下所有「冠軍」,還加碼演出,到東京巨蛋上演煙火秀,擊出Konami史上第一支滿貫砲,秉持「球來就打」的靈魂戰力,再補上一支兩分砲,連日本讀賣新聞都說,面對這位打者,日本火腿千萬不能大意。
即便台灣媒體鏡頭都在追逐王建民,但是陳金鋒在很多人的心目中,仍有不可取代的地位,金鋒達人「三井」曾經以高價標下陳金鋒提供作慈善募款的<a href="http://www.wretch.cc/blog/sagipario&article_id=10300043">簽名球棒</a>,主持人問他,在他心目中,陳金鋒有多重要?三井說,「陳金鋒就是『民族英雄』!」
<b>謝謝你,民族英雄,謹以此文,感謝你帶給台灣棒球最美好的幸福感!</b>
繼續閱讀
這篇文章,是球季開始之前書寫的,那時,陳金鋒剛加入La new熊隊,他在加盟記者會上,穿上熊隊球衣,承諾要效法關聖帝君的精神,「過五關,斬六將,拿到總冠軍!」 球季結束,鋒哥做到了,他不僅拉拔年輕又白目的隊友奪下所有「冠軍」,還加碼演出,到東京巨蛋上演煙火秀,擊出Konami史上第一支滿貫砲,秉持「球來就打」的靈魂戰力,再補上一支兩分砲,連日本讀賣新聞都說,面對這位打者,日本火腿千萬不能大意。 即便台灣媒體鏡頭都在追逐王建民,但是陳金鋒在很多人的心目中,仍有不可取代的地位,金鋒達人「三井」曾經以高價標下陳金鋒提供作慈善募款的簽名球棒,主持人問他,在他心目中,陳金鋒有多重要?三井說,「陳金鋒就是『民族英雄』!」 謝謝你,民族英雄,謹以此文,感謝你帶給台灣棒球最美好的幸福感! " meta-author="chensumi"> 分享至facebook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